Bet57365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夏至茶会品班章有机赏宋代点茶共享当代茶人的节气生活

2022-07-25 07:29:47

  夏至茶会品班章有机赏宋代点茶共享当代茶人的节气生活日,壬寅年夏至。由福海茶厂和茶业复兴联袂举办的二十四节气·夏至茶会在茶业复兴

  夏至是二十四节气的第10个节气。据《太平御览》卷二三《时序部》引《三礼义宗》解释“夏至”有三义:“一以明阳气之至极,二以明阴气之始至,三以见日行之北至,故谓之至。”夏至是太阳北行的转折点,此后太阳直射点开始从北回归线向南移动。夏至是一年中日照最长的一天,但并不是最热的一天。夏至后,气温开始升高、湿度大、不时出现雷阵雨。

  古人对夏至颇为重视,将它作为夏季的一个重要节日。但从元朝开始,夏至节的地位开始明显下降,端午节的地位明显提高。在法定节假日中取消了夏至,而保留了端午。

  夏至的头五天,阳性的鹿角开始脱落。夏至五天之后,雄性的蝉开始鼓腹而鸣。夏至十天之后,喜阴的半夏开始在沼泽地或水田中出生。在炎热的仲夏,一些喜阴的生物开始出现,而阳性的生物却开始衰退了。

  《周礼·春官》说:“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鬽,以禬(guì)国之凶荒、民之札丧。《史记·封禅书》记载:“夏至日,祭地,皆用乐舞。”

  周代开始,为清除荒年、饥饿和死亡,夏至日要祭神。宋代,朝中的官员夏至放假三天,静养休息。夏至的习俗在多年的传承中,祭祀和祈祷逐渐相互结合,演变成举办盛大的夏祭盛典,到祠庙庵院祭祀先祖,祈求神明,保佑农业昌盛。

  古代没有空调,夏至日,女子们会互赠折扇、脂粉。皇家也会拿出“冬藏夏用”的冰消夏避伏。

  “吃过夏至面,一天短一线”之说。因夏至新麦已经登场,所以夏至吃面也有尝新的意思,我们可以尝试茶汤拌面。古时候夏至还有吃粽子、喝粥等习俗。

  夏日气温升高,容易精神萎靡,这时可以喝略带苦味的茶,生津止渴,提神醒脑。

  文章开头所引的金代诗人《夏至》诗里,诗人写到夏至这天午睡起来,打算喝杯点茶。今天的夏至茶会,我们邀请了赵宋点茶传席馆创始人、国家一级茶艺技师赵慧成先生进行宋代点茶文化分享。茶席上,摆放着点茶七君子:茶筅、茶筅立、茶匙、茶粉罐、茶盏、茶巾、汤瓶。

  赵慧成先生的七步点茶法复原于的宋徽宗赵佶“七汤点茶法”。汤瓶注汤、茶筅击拂,茶友近距离感受了宋茶之美,直播间有网友评价说“这就是国粹啊!”在赵慧成看来,宋茶之所以迷人,是因为形式感很好,器美汤花漂亮,而且,有明确的技术指标与欣赏指南,通过点茶,也可以很好的了解和传承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

  周重林:在宋代,朝野上下市井走卒都在喝茶。士大夫送茶成风,“惠茶”、“寄茶”成为诗歌创作类别,范仲淹、欧阳修、蔡襄、苏东坡等文士都把茶写到他们的日常生活里。宋代文士写茶的诗数量之多,也很惊人,差不多每7个人就有一个在写茶诗词,每人平均创作4首。

  现在的许多茶馆,都挂着宋徽宗《听琴图》的复刻版。这幅画代表了中国人心中近乎梦幻一般的东西,第一回有一个皇帝,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与大臣、子民坐在一起交流分享。

  宋徽宗爱喝茶,还自己上手点茶,蔡京喝过徽宗的点茶后,评价说水平颇高。在之前有皇帝下场点茶的吗?即便是在以宠文臣闻名的宋代,也没有。只有宋徽宗走下龙椅,端起茶碗。宋茶的魅力,在于生命之美、艺术之美以及平等之美。

  在宋人看来,探寻生命的过程,本身就是令人神往,而不是非要得出一个结果。在这个探索过程中体悟到了生命,体悟到了美,而不是一定要得出一个结论。过程被赋予了某种意义,饮茶也就不再只是一种消遣行为,而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途径。

  6月18日,福海茶厂重磅茶品2022有机班章茶隆重上市。茶会现场,茶艺师用盖碗冲泡了2022年班章有机茶。

  福海茶厂品牌经理陈思涵女士为大家详细介绍了福海班章有机茶产品信息以及十二项福海班章有机茶标准。

  2022年6月18日,福海有机茶标准正式发布,从茶园管理、茶品制作、包装运输、仓储存放在国家标准基础之上对企业自身提出更高的要求,以产品向消费者传递绿色、健康、茶品行天下的正向品牌价值观。同时,也在行业内树立有机茶典范企业形象,助力云茶产业的绿色发展。

  越陈越香是普洱茶的重要属性之一,不同年份的普洱茶都有什么变化呢?茶会现场,我们用专业审评杯对福海茶厂2020年、2021年、2022年班章有机茶进行了开汤盲评,让茶友通过盲评,感受不同年份到班章有机的茶香、茶味和茶韵。

  盲评结束之后,首位答对的茶友分享说:以盖碗冲泡的2022年班章有机为口感基准,很容易就可以找出正确答案。2022年班章有机茶气足,有布朗山茶的产区风格,有春茶的鲜爽度。2020的班章有机经过2年的存放,汤色更深,入口协调度和润度更佳。

  茶会的最后,茶友天岚晨清分享说:中国台湾作家李启璋的《茶日子》一书中就讲到了大量关于有机茶的故事,由于作者是淡江大学物理系的毕业生,再加上他对生活,对美好的敏感度,他笔下呈现出来的有机茶园十分令人向往。

  我当时在书中读到,说有机茶园的设立和维护保养都十分不易,从一开始对土壤的养护到茶种的选择和最后成品检测过关,大概要花十年左右的时间,而且后续的维护不仅需要自己茶园的努力,还需要周围的茶园共同有机,否则就有可能会污染这片有机的土地。当时看完后,我真的觉得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并且在后续与茶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也逐渐感受到了有机茶和一般茶的区别。

  李启璋还谈到,没有污染的茶和被污染的茶,喝起来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有好几次,他被邀请去品鉴一些很贵的茶品,但喝完立马会感受到后脑勺发闷,手脚发麻,或者出冷汗等等多种令人不爽的体验,我也有过多次,所以在被这样的茶叶荼毒过多次后,我越来越在意茶品的纯净,因此茶园的有机化,在我看来,是一件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事。

  借用最近爆火的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一句话来说吧,或许现在因为疫情,因为工作,我们过于忙碌,没有时间或者能力真正去到那片碧绿苍翠的有机茶园,不能自己去实地感受采摘、杀青、揉捻、摊凉等等一系列工序,但是我们现在,能够让你喝到这样的茶。